宿迁医疗事故律师网
婴儿在医院死亡尸体下落不明 医院被索赔33万
您的位置:首页 >> 浏览文章

婴儿在医院死亡尸体下落不明 医院被索赔33万

发布时间:2009-10-6  浏览数: 2690 次  浏览字体:[ ]
  

   27岁的小朱于2008年在合肥市第一人民医院诞下一女婴,不料婴儿出生后2天不幸夭折,医院却告知死因不详。悲痛的小朱两次将合肥市第一人民医院告上法庭,2009年5月,小朱状告该医院要求其说明婴儿尸体去向、返还婴儿尸体,成为安徽省首例返还新生儿尸体案。9月9日下午,小朱再次将合肥市第一人民医院告上法庭,要求被告赔偿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等共计332097.2元。

  新生儿在医院夭折  婴儿下落不明

  小朱今年28岁,之前系该院骨科护士。2008年3月29日,小朱住进“自家”医院待产。30日,经剖宫产诞下一女婴,经评分只有1分(满分为10分),院方当即对孩子进行抢救。两天后,产科护士长吴某告诉小朱,孩子已经死亡。随后吴某告诉小朱要处理婴儿尸体,在院方介绍下,一个郑姓老头收了小朱夫妇50元后,答应处理新生儿尸体。

  “我一直以为孩子是火化的,可是当我到殡仪馆查询登记时,没有查到孩子火化的记录。”多次和医院交涉未果的小朱于今年5月份将医院告上法庭,要求医院说明婴儿尸体去向、返还婴儿尸体,并要求赔偿10万元精神损失费。庭审中,第一人民医院称小朱付给郑某50元报酬,让其处理尸体,且郑某不是医院职工,所以医院不承担责任。该案至今没有判决。今年9月,小朱将自己的娘家“第一人民医院”告上法庭,并索赔死亡赔偿金255856元、精神损害抚慰金64000元、丧葬费12241.2、合计332097.2元。

  小朱告诉记者,在与医院的交涉过程中,医院以其旷工为由,已将其辞退。

  原告:医院误诊导致婴儿死亡

  庭审中,小朱认为自己分娩时,由于当班医生未即时接诊,而是由无资质的医生实施医疗行为,属于“非法行医”,当时新生儿已经缺氧但未检查出来,这些医生不具备起码的医学知识,一个多小时之后才进行剖腹手术导致手术延迟,致使新生儿严重窒息,术后对新生儿实施的抢救措施又严重失误,用浓度为5%的碳酸氢钠未经稀释就对婴儿进行治疗,这些是导致新生儿死亡的直接原因,事后第一人民医院为逃避责任,伪造病例。

  小朱还在法庭上出示部分材料,证明第一人民医院开出的心电图与病历记录的不符,以及病历上胎心记录前后不一。小朱还发现,病历上的医生签字前后出现两种笔迹,小朱对于病历的真实性怀疑,认为第一人民医院伪造病历,企图掩盖事实。

  法庭中,小朱委托专业鉴定医师出庭作证。鉴定医师出示了今年4月份对于小朱孩子病历的鉴定,结论是:原告在住院时存在胎儿宫内窘迫,有急诊行剖宫产手术指征。患方未及时签字同意手术,延误了手术时机;经治医院存在医疗过失,与新生儿出生后严重窒息及新生儿死亡存在一定的因果关系。医疗过失参与度为35%-40%。

  第一人民医院:我不存在医疗行为过错

  面对小朱的指控,合肥市第一人民医院坚称自己不存在手术延迟,抢救不及时之说。合肥市第一人民医院辩称:产妇于08年3月30日凌晨进行剖腹产手术。之所以延迟一个多小时之后才进行手术,是因为患者家属一直不同意手术,医生一直在进行沟通,疏导产妇家属,然而家属始终犹豫不决,甚至要求次日进行手术。再加上术前要按照常规准备手术,这些也都需要时间。整个过程时间紧凑,无延迟之说,并出具病历为证。

  对于小朱指责医院无资质的医生给其手术,属于非法行医,合肥市第一人民医院称自己是三甲医院,不存在无资质医生,所以无非法行医一说,更不会伪造病历。至于前后病历笔迹不一,是因为接诊医生王某由于当时情况紧急,自己口述,值班护士记录的。

  医院在庭审中坚称医院的医疗行为与小朱孩子的死亡无关,称小朱临产时检查到胎儿的自身状况不好,婴儿只有心跳,无呼吸。且分娩时小朱和家属放弃抢救,延误抢救时间,医疗行为无过错,用药,抢救无过错。医院还辩称因为医患关系特殊,医院要求尸检,原告不同意,致使死因无法查明。

  该案没有当庭宣判。


作者: 黄娜娜 吴云

来源: 中广网
  友情链接  
宿迁律师网 江苏卫生监督 医疗事故网 宿迁人才网 宿迁房地产律师网 中国普法网 中国法院网 宿迁劳动律师网
宿迁交通事故律师网 宿迁刑事辩护律师网 医疗事故律师 宿迁房产网 宿迁离婚网 宿迁知识产权律师网 沭阳律师网 宿迁保险理赔律师网
深圳医疗纠纷网 法制网 武汉医疗 国家药监局 中国卫生部 农村合作医疗网 江苏卫生 宿迁律师网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