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迁医疗事故律师网
[新闻1+1]血荒,心慌!(2010.10.26) 宿迁律师网姜亚春律师
您的位置:首页 >> 浏览文章

[新闻1+1]血荒,心慌!(2010.10.26) 宿迁律师网姜亚春律师

发布时间:2010-10-27  浏览数: 3042 次  浏览字体:[ ]
  

          

        [新闻1+1]血荒,心慌!(2010.10.26)   宿迁律师网姜亚春律师

    中国网络电视台综合消息:涉及260家省市区县医院,中心血库O型血竟然无法满足一台手术抢救,云南昆明正遭遇最严重“血荒”。“血荒”之下大量手术被延期,需要大量血液的患者只能无奈等待。

  停止九成输血手术,医院很无奈

    据人民日报报道,自今年7月以来,昆明血液中心血液供应频频亮起红灯,昆明地区200多家医疗机构随之面临缺血窘况,不得不将部分择期手术或需要大量血液的手术延期。昆明正在遭遇近年来最严重的“血荒”。

    在昆明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一位来自昭通的女性患者手术需要输血1200毫升,由于院方最多只能提供600毫升血液,她的手术已经推迟了6次。

    工作近10年来,这是李开红遇到的最为严重的一次“血荒”。“国庆节后,医院90%的输血手术都被迫停止了。”昆明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输血科相关负责人说。

    在民营的圣约翰医院,择期手术已经全部停止。检验科杨主任告诉记者,“前天来了一张手术单,需要B型血,我们天天打电话到血液中心,直到今天都没有要到血。我们现在是提前3天备血,如果没有血,就只能停止手术,或让患者转院。”

    “最近这段时间,我们每天平均供出去两三万毫升血液,但实际需求量在8万至10万毫升左右。”李开红说。

    供血科里有一块白色的写字板,上面罗列着多家医院当日的血液供需情况。“你看这家医院,需要A型血4000毫升,我们供了1200毫升;需要B型血5000毫升,一点儿没有;需要O型血5000毫升,供了600毫升。”当班工作人员指着写字板说。其他医院的情况也大同小异。

    记者在供血科采访时,不断有医院要血的电话打进来,但答复都是“需要等待”。

    据介绍,2005年至2009年,昆明市献血人数(包括成分献血)从约5.6万人次增加到约9.1万人次,年均增幅在10%左右。今年1月至今,已经有7万多人加入到了无偿献血的行列。然而,昆明地区临床用血的缺口反而越来越大。

    “过去正常情况下,全市每天的采血量能到8万毫升,但最近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正常过了。”李开红说。

  优化医疗资源配置,供血才够用

    “在昆明,大学生、外来务工人员和公司职员这3个群体占到全市献血者总数的70%,献血人群结构比较单一。”李开红分析说,最近几年,每到寒暑假,学生放假回家后,昆明都会出现阶段性“血荒”,只是今年尤为严重。李开红坦承,昆明的采血工作对于大学生群体有着过度的依赖。

    作为云南省会,昆明优质医疗资源相对集中,各州市很多患者,尤其重症患者都来到昆明就诊,对血液的需求量大增。李开红认为,国家应该重视基层医疗卫生事业的发展,使优质医疗资源能够向州市县延伸,以分担中心城市的就医压力。同时,研究建立保障献血的长效机制,这样才能使血源永不枯竭。

    许多市民对于献血常识不了解,认为献血有害健康,从而不愿或不敢献血,也是造成昆明“血荒”的重要原因之一。

    李开红认为,全民的献血意识有待提高,不仅要向市民普及无偿献血的常识,对于整个社会舆论也应有所引导。

    “昆明百居易装饰工程有限公司已经连续3年,每年组织二三十名员工来无偿献血,我们跟媒体提供这个线索,媒体都不感兴趣,认为这是对企业的广告宣传。而一旦有行政单位、部队官兵来献血,多家媒体就会跟来。”李开红想不通,难道个人或者民营企业主动无偿献血的行为,就不值得表扬吗?

    据介绍,血液中心向多家企事业单位、部队、社会团体等发出了倡议,也借助媒体的报道,呼吁更多的市民来献血。

    他们也主动出击,开着采血车下到区县采血,同时动员患者家属互助献血。另一方面,做好医院和患者的解释疏导工作,提示医疗机构在用血时要慎重,严把用血适应症,保证不多的血液优先给急重症病人使用。

   昆明的人口超过600万,像这样规模的城市比较安全的血液储备量应该是在40万到50万毫升之间。但是现实情况却是在昆明的中心血库里这个存量只有2万毫升,以至于出现了住院等待手术的病人要自己打电话,甚至出院去联系血源这样的情况。造成血荒的是什么原因呢?

    (播放短片)

    解说:

    这个十月俞女士显得格外沉重,由于体检被检查出患有恶性宫颈癌。当她和丈夫急匆匆从宣威赶到昆明时,医院却告诉他们手术无法进行,因为医院没有手术备血。

    俞女士丈夫:

    住院需要做手术,现在手术是排着队的,就是没有血,没有血做不成手术。

    解说:

    这个十月和俞女士有一样遭遇的还有成千上万的患者,因为在云南的昆明正在遭遇十年来最严重的一次血荒。从去年7月开始,昆明市血库的不同血液及各种血型开始无法满足临床需求,供血压力逐渐增大。到最近3个月,持续血荒达到了顶峰。据了解,昆明血液中心正常的血液存储量应该是40万毫升,以满足昆明地区260多家医疗机构的用血需求。但是十月中旬以来,他们的血液库存不足2万毫升,是应达库存的二十分之一。

    这是不久前记者在昆明市血液中心血库看到的情况,装血浆的冰箱空空如也,A型和AB型血各有5400毫升,O型血只有3800毫升,B型血最少,只有800毫升的库存。各个血型还不够一台手术。

    李开红(昆明血液中心血源管理科主任):

    今天到目前为止该发往医院的血已经发完了,目前整个库存状况基本上是空的了。像现在B型血基本上都是空的,只有三袋。如果遇到大失血的病人,这点血可能就只够抢救一个病人用。

    解说:

    危重病人危在旦夕,万般无奈之下昆明医院二附院的许医生亲自带着四张危重病人的申请来到血液中心取血,但无功而返。昆明市其它医院也都处于用血异常紧张的状态,多家医院的择期手术已经被迫停止,一些病人的手术甚至被推迟了一个半月之久。

    许广芳(昆明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输血科主任):

    O型血的储备要达到1万毫升左右的储备,才能够满足我们正常的治疗用血、急诊用血和我们择期手术的用血。但是我们现在的库存每天就只有600毫升到900毫升的库存。

    解说:

    在昆明血液中心供血科,各大医院的救护车排成了队,医生们必须在这里等待一个小时甚至更长的时间才能领到血。血库里的血正在生产线上加工,加工好一袋拿一袋,血荒的严重程度日益加剧。

    为了缓解血荒昆明的媒体加大了宣传,昆明血液中心也向市民发出了5万多条短信,并到各个单位去进行动员。昨天,共青团云南省委、云南省红十字会、云南省志愿者协会还联合发出,致全省各族各界青年志愿者开展无偿献血的倡议书。在各方呼吁下,昆明市的很多市民紧急加入了献血队伍。与最低谷时期相比,目前昆明市民的献血量增加了20%,然而数量还是远远不够,昆明的各大医院还是没有完全摆脱缺血困境。

    周宗敏(云南昆明血液中心供血科):

    这两天报纸刊登以后、电视报道后,相对比前两天稍微好一点点,也不多,还是不那么多。平均下来大概每个车可能就是30袋左右。

    解说:

    动员家人朋友献血,在医院调配血型,这是癌症患者俞女士的无奈之举,而这样的互助献血方式也被很多人当做应急之选。如今,医院已经将俞女士家人朋友的500毫升B型血,调配成了500毫升需要的O型血,以让俞女士的手术得以进行。

    就在昆明出现血荒的同时,北京市的血液供应也拉响了警报。

    田喜慧(北京市红十字血液中心党委副书记):

    与同期比,我们采血量降低了30%到40%。

    解说:

    据了解,目前北京血液中心库存量为6000袋左右,仅为标准库存的50%。为应对库存不足的问题,北京市血液中心将采取在部分区县增设街头采血点,设立校园流动采血车,启用献血者数据库等方式来缓解供血压力。

    田喜慧:

    我们到达采血点的时间应该在上午10点以前,晚上我们时间就稍微延长一些,延长到晚上8点。

    主持人:

    昆明现在血荒缓解的情况是什么样?我们不妨听一下稍早前对昆明血液中心血源管理科主任李开红的采访。

    李开红:

    通过近段时间媒体呼吁以后,市民的献血热情比以前稍好一些,我们目前采集的血液量比前段时间好一点,用血的紧张状况有所缓解,但是还是不能根本解决问题。

    记者:

    从血荒到血液供应状况得到缓解,您认为其中的原因主要是什么?

    李开红:

    主要是通过媒体呼吁报道以后,激发了市民对于无偿献血的关注,很多市民、企事业单位、团体都加入到无偿献血行业中来,所以血荒近段时间得到了一定程度的缓解。

    记者:

    在采血过程当中都遭遇了哪些障碍呢?

    李开红:

    我们遇到的障碍就是因为现在城市规模扩大了以后,我们几个流动采血点都集中在旧有的闹市区,我们也想去到新的人员密集区或者新增加的商业区设置流动采血点。我们在一些环节上还是有一些阻力,在审批的过程中还会有一些阻力。

   主持人:

    刚才这位科长说是因为宣传多了,人们知道的多了,所以稍稍得到缓解。你觉得宣传能在里面起到多大作用?

    白岩松:

    说一句可能不是特别好听的话,我们看样要被迫地感谢一下血荒。为什么话要这么说呢?因为只有当出现了如此严重血荒的时候,大家的心才真慌起来了,全社会的心都慌起来了。慌起来之后媒体就会高度关注,就会动员各种各样的人群,就会普及相关的常识,做这项工作的人就会更努力去改变过去的一些做法等等。我们似乎就是在危险当中看到了某种机会,看到了某种前进的动力。但是我想不能总靠这个,我们可以现在感谢一次又一次的血荒,的确血荒出现了之后迅速地能得以缓解。可是长远来看,不能总是出现血荒,人命关天。

    主持人:

    但是血荒这个情况并不是说现在才出现的,应该说一直以来各大血库的存量就不是很多,这是一个长期存在的现象?

    白岩松:

    其实真正可怕的是现在是一个全国性的状况。不仅仅是昆明,我觉得大家今天的重点也没必要放在昆明,只不过昆明这几天非常危急,他危急的情况可能是之前哪个城市在前不久体会的。

    今天真正让我更感到一种震动的是就在我们准备这个选题的时候,晚上6点50左右的时候看北京新闻,北京新闻恰恰也在播北京血液的存量,只是比去年同期下降了30%,存量只是应该库存的50%,现在不得不延长采血车工作的时间等等。连北京也出现这种状况,所以我觉得面对全国这样一种局面的时候,这个血荒可以当成一种大家关注的社会现象,因为背后一定是太多的人焦急地等待。

    主持人:

    你觉得全国范围内的血荒到底什么原因造成的?我觉得从个人来讲,谁都有一个以备不时之需,我今天献血,也许有一天我会用到?

    白岩松:

    我想我们如果仅仅依靠的是献血的人是出于将来有一天自己会用到而去献血,不会太多。虽然我们话说的是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但是相当多的人还是没有这样一种危机管理,或者说对自己的一种我将来有可能用血,所以我今天献血。我觉得也会低估甚至说对很多献血的人是一种不尊重。相当多的献血的人其实就是一种无偿的、义务的,我觉得是一种善举。

    因为咱们从这个世纪开始,刚刚开始的时候取消了彻底告别了那种有偿的献血,打算彻底告别,起码在机制开始。因为过去艾滋病等等都出现在了这样一个问题的环节当中,但是现在正在处在一个过渡期,真正无偿献血还没有建立起来。另外还有一个,我们过去对传统献血的人群太依赖,在很多城市大学生占到50%,接下来就是军人,一到暑假、寒假各地就血荒,因为主体的供血的年轻人走了。所以我们对这种传统的供血者过分依赖,但是对新的供血的人群又缺乏开拓,用血最多的体现出来在很多地方是农民朋友,但是献血里在很多地方只占2%甚至3%,这个人群不是说他们缺乏常识等等,缺乏相关的服务和给他们更有效近距离的提供方便的条件。

    主持人:

    所以这就引到了一个话题,献血这个举动从以前的有偿到现在的无偿,这是往前迈了重要的一步。但是往前迈的这一步的不应当仅仅是献血的人,更应当包括那些采血的机构。我们的话题稍后会继续。

    (播放短片)

    捐血民众1:

    5点(来的)。

    记者:

    这么早来,为了什么?

    捐血民众2:

    牛排。

    记者:

    几点来排队的?

    捐血民众3:

    大概6点半。

    记者:

    是为了什么?

    捐血民众3:

    我们是热血青年。

    解说:

    血荒年年有,台湾的捐血中心则另出其招,与牛排业者合作。只要在名额限制内捐血,就送价值500元左右的牛排套餐券,这一招果然奏效,民众纷纷赶来。当然大多数人也并非都冲着免费午餐而来,捐血只为送上一份爱心。

    记者:

    觉得这样送牛排吸不吸引你?

    捐血民众4:

    还好,只是陪朋友来,我只是想救人。

    解说:

    事实上,在实行自愿无偿献血制度的国家和地区,几乎都无一例外地面临着血荒的困扰。即使是在美国,血荒也同样存在,以纽约为例,登记捐血的数目尚不及各医院需求量的一半。对此,不少地方就采取对献血者各种各样的补偿来鼓励积极性。

    武警战士:

    我第一次献血,有点激动。

    赵士恒(稀有血型者):

    大家都知道你是RH阴性,我也是RH阴性,这种感觉就是觉得挺亲的。

 解说:

    按照我国《献血法》的规定,无偿献血者及其直系亲属在需要输血时可以免费使用其献出血液量的3倍的血液。不过让人遗憾的是授血者必须先缴纳各种费用,然后再凭借有关手续办理免费的减免,而整个过程之烦琐、操作之不便,让不少人止步于前。

    此外,时不时报出的血站工作人员管理不善,收入不菲的消息也阻止了一些人的献血热情。

    这是去年年底曾被各大网站转载的照片,这一袋血浆没有被用来治病救人,而是被当花肥浇灌兰花。标签上标明来自成都市血液中心,采血日期为2009年10月3号,失效日期为2014年10月3号。血浆当肥料的做法立即引起了网友的义愤。与此同时,成都市血液中心也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甄处长(成都市卫生局宣传处处长):

    我们一定会把这个事情办好,因为我们经历了地震这么大的灾难,然后这么大的献血量、这么大的用血量我们都没有出现问题。在这个时候,我们希望大家相信我们有能力把这个管好,也希望他们不要影响献血工作。

    解说:

    虽然事后查明这袋血浆是报废的血浆,但管理不善的问题还是被暴露了出来,极大地消耗了公众对血站及献血制度的信任。此外,一些血站设备不全、献血地点少、献血不方便也是普遍存在的问题。除了管理和设备,还有就是社会对义务献血的宣传不足,很多人不愿献血甚至不敢献血。

    刘江(北京市红十字血液中心主任):

    通过献血促进体内的新陈代谢,提高红细胞的携氧能力,使机体整体的供氧能力提高,对健康都是有益的。所以400毫升的献血对身体是没有任何影响的。

    主持人:

    看完刚才那个短片您就能得出一个结论,血站不能有任何差迟,工作有一点点失误会对多少人产生影响?

    白岩松:

    其实它可能是一个个别的案例,但是透露给我们的一个信息就是为什么现在经常闹血荒,恐怕排在第一位的是社会公众当中的一种信任危机,这是排在第一位的。接下来我们相关的机构服务跟不上,思路没有很好的改变,我觉得也是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接下来当然是普及常识等等。

    比如说有一个调查,因为任何一个调查都不是全面的,我们只是拿它做一个依据,比如说有一个调查如果你还没有献过血最主要的原因是什么?排在第一位的就是担心感染疾病46.4%,怎么去解决它,监管和严格的法律;第二位的是献血不方便占到18.6%,这就靠服务,靠改变思路;第三和第四,一个是担心伤害身体,一个是主观上不想献,加起来接近30%,这就要通过宣传和普及常识去解决。所以这样一个简短的调查,也不一定准确的一个调查其实恰恰透露了我们应该怎么样去解决这个问题。

    主持人:

    面对刚才岩松所援引的这样一个调查里面,将近一半的人不愿意献血首先是因为怕感染疾病,这个问题我们不妨联系一位专家,他是解放军总医院输血科主任汪德清博士。汪主任,您先给我们非常简单地介绍一下,献血的时候能够保证绝对安全吗?

    我们稍后有可能再连线。

    岩松,你怎么看人们对于这种安全性,这是在于宣传不够吗?

    白岩松:

    信任的某种危机来自于历史当中的一些记忆,和曾经在我们这个过程中发生过的一些问题,因为在上个世纪的时候的确出现了很多,尤其在有偿献血过程当中,有血头等等,出现了艾滋病高发这样一个事件,我相信很多人会对此记忆犹新。因此,这个记忆就会潜伏到了自己的行为当中,因此当自己需要去献血的时候,他就会想我会不会也有危险。其实从这个世纪一开始的时候,国家针对这个就进行了严格的管理,就是希望能通过有偿献血慢慢完全过渡到无偿鲜血。但是我们现在正在一个艰难的过渡期,离开了过去那个岸,你说完全到达了那个岸了,还没有到。所以这个时候就需要更加严格地法律监管,需要重刑,另外需要很好的社会监督,信任感失去也许很快,建立是很慢的。所以大家要共同努力去建立这种信任,不能等血荒的时候我们再玩命地告诉要献血,平常的时候给人安全感,可能血荒来的就会少。

    主持人:

    我们接下来就给大家增加一下安全感,我们再来连线汪博士。汪博士,刚才我提到一个问题,对于献血者来说每一次献血都能够做到绝对安全吗?

    汪德清(解放军总医院输血科主任):

    现在如果到正规献血的血站去献,应该是非常安全的。因为现在正规血站所使用的采血的用具都是一次性消毒的,并且非常安全。

    主持人:

    好,谢谢您给我们这样一个保障和信心。

    再回来,岩松,你看刚才演播室里面也提到在一些发达国家和地区,也是把献血这样一个举动和一些激励机制捆绑在一起,你怎么看?

    白岩松:

    我们可以把它当成是一面镜子去照一照。但是说目前我们现在还正处在一个过渡阶段,从完全的有偿彻底过渡到无偿,我们现在离开那个岸还没到另一个岸,但是在向这个方向去努力。

    比如说这一个调查就会显示,我们现在其实献血会有很多鼓励的机制,比如说你献了之后,假如有一天你需要用血的话,可能就会是免费的,包括你的直系亲属等等。这个在执行的时候地方会有一些问题,但是我们先不谈这些,就看看这样一个举措会不会对人们献血产生一种激励。这个调查是,如果这些权利落实得很好,会不会影响你献血的行为?利人利己,会让我更乐意去献血占55.5%,我觉得这55.%的数字应该更刺激我们相关的机构,怎么样去把这样的问题让更多的人知晓;当然也会30.2%的说,不会影响我,献爱心不应计较回报,这就是铁杆献血的基础,但是对于铁杆的人来说怎么去靠近他们。

    尤其我今天特别想提出来,对于用血量很大,但是献血量很小的农民朋友来说,我们千万不要怀疑他们的这种爱心,因为有很多与献血有关的感人故事都与他们有关。但是为什么他们所占的比例小?来到他们身边的相应的服务机构包括采血车等等都非常稀少,服务提供得不够,相关的宣传以及常识的普及在这样的人群中做得很少,我觉得我们要既维持原来大学生和解放军当中高献血的比例,同时又要去扩宽农民朋友这样一个潜在的爱心的群体。我觉得这样慢慢可能血荒的频率会短,就是说永远不会出现血荒我觉得很难。

  友情链接  
宿迁律师网 江苏卫生监督 医疗事故网 宿迁人才网 宿迁房地产律师网 中国普法网 中国法院网 宿迁劳动律师网
宿迁交通事故律师网 宿迁刑事辩护律师网 医疗事故律师 宿迁房产网 宿迁离婚网 宿迁知识产权律师网 沭阳律师网 宿迁保险理赔律师网
深圳医疗纠纷网 法制网 武汉医疗 国家药监局 中国卫生部 农村合作医疗网 江苏卫生 宿迁律师网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