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迁医疗事故律师网
宿迁医疗事故律师网姜亚春律师谈陈仲伟医生之死究竟谁之过?
您的位置:首页 >> 浏览文章

宿迁医疗事故律师网姜亚春律师谈陈仲伟医生之死究竟谁之过?

发布时间:2016-9-11  浏览数: 659 次  浏览字体:[ ]
  

广州市英雄广场,市民群众自发组织悼念广东省人民医院口腔科主任医师陈仲伟。陈医生于5月5日在家中被20几年前治疗过的病人袭击,伤重不治不幸逝世。这起事件与此前多起医生被袭击事件不同,在医疗界,乃至社会引发了极大的反响,不仅昨夜有规模不小的市民自发悼念致哀;媒体和自媒体关于此事也有了诸多的热议。甚至,包括我朋友圈里的多位医生朋友,都纷纷以黑丝带作为头像以表示他们的态度。

  据悉,袭击陈医生的前病人本身是一名精神病患者,在砍杀陈医生时完全可能处于精神病发病期。如果确系如此,这应该是一件令人痛心的小概率事件,亲人和同事为之哀悼,但也不至于引发成巨大社会反响的热点舆论事件。从常识来看,一个25年前治疗过的牙科病人,突然出现对陈医生砍杀,于情于理都难以解释。通常的医患纠纷往往发生在病患因不治身亡或者致残的结果之后,随即发生的家属或病人的袭扰。

  那么,陈仲伟医生之死为什么会引发这么巨大的社会反响和热议呢?每年那么多起真正意义上因为医患纠纷而导致的伤医事件,偏偏这起完全可能归咎于精神病患失控下的砍杀事件却引起了医生群体的集体愤慨和表达呢?

  首先,陈医生之死是一个导火索,它所引发的社会反响和舆论热议远远超过事件本身所能承载的讨论。医患纠纷,医患冲突十多年来不仅未见改善,反而愈演愈烈。10年前,深圳龙岗区的山厦医院医护人员带着钢盔上班的新闻曾引起舆论热议。10年过去了,医患纠纷、医患冲突并没有减少,反而呈现出愈加严重的趋势。随着近十年来社会管理部门维稳力度的加大,许多医患冲突在萌芽状态下就被及时地化解,但医生群体的压力却并未因此有稍减。在维稳的思维逻辑下,针对医患冲突一般采取两头压,导致医患冲突的根源却未加改善,反而医生群体压力负荷下的诉求和愤懑在维稳的逻辑下不能正常地表达和主张。陈医生被前病人砍杀事件作为医生群体长期压力下的一个愤怒的宣泄口,许多医生借此将长期以来所不堪承受的怨怼和愤懑表达和宣泄出来。此其一。

  其次,仅仅在一周之前,因罹患罕见滑膜肉瘤而不治身故的魏则西事件被曝光,引发了媒体和舆论强烈的聚焦和关注。魏则西事件的舆论矛头指向了百度的医疗机构竞价排名以及莆田系医院的诈骗病患“临终掠夺”。尽管莆田系医院的诈骗和掠夺病患并不能代表医疗界,但无论如何都是给医疗界抹黑,对于广大并未参与莆田系医疗诈骗和掠夺病患的医生来说多少有“躺中”的味道,并对社会上医患关系带来可以预见的消极效应。仅仅几天后,陈仲伟医生遇袭以来直至昨天的不治逝世,相对于魏则西事件铺天盖地的媒体报道和舆论热议,媒体报道寥寥,舆论也几乎未见关注。这种“冰火两重天”的悬殊“对待”令到部分医生感到愤慨,甚至认为媒体过分渲染患者的不幸,却对医生的不幸置若罔闻是导致医患冲突愈演愈烈的罪魁祸首之一。当陈仲伟医生不幸逝世后,这种被压制后反弹的情绪被激烈地表达出来,在医生群体中迅速得到普遍的共鸣。此其二。

  再者,由于陈医生被前病人砍杀事件并非发生在医院,而是在家里;砍杀他的病患也不是近期的病患,而是25年前的旧病患;砍杀的由头并非怀疑医疗事故致病患死亡或致残,而是补的牙齿出现瑕疵。正是因为如此微不足道的因素促使,使广大的医生群体在感同身受的同时加大了他们的不安和焦虑,类似的事件完全防不胜防呀!总不能让全国的医护人员都带着钢盔生活吧!这就使得医生群体在这件事中感受到连苟安都是难保,压抑的愤怒也就愈加地炽烈。此其三。

  最后,其实也是最重要的一个因素是,无论是昨天陈仲伟医生的不治逝世,还是一周前曝出的癌症病患魏则西的不治身亡,从其事件性质而言都不应当具有成为舆论焦点和热点的潜力。每年,甚至每月每周都有被精神病患砍杀的无辜者;而因为“临终掠夺”而不治身亡的癌症患者可能每天都有数例。但这两件并无潜力的事件恰好成为5月以来的舆论焦点和热点事件,这更可能反映的是长期以来的社会失范乃至社会溃败在医疗领域逐渐成为掩饰不住的“溃疡”。民众对百度毫无底线的胡作非为以及莆田系肆无忌惮对病患的诈骗和掠夺已经忍无可忍,所以透过魏则西事件而宣泄出来。同样道理,医生群体对医患冲突的忍耐也突破阈限再也按捺不住。由于医疗领域关系民生安危,无论医生还是民众都休戚相关,因而具有感知显著性,所以凸显出来。在其他不那么具有感知显著性的领域,如经济、金融、教育、食品、交通、城市管理,等等,可能都或多或少反映着同样的社会失范乃至濒临溃败的种种迹象,只不过与民生安危不那么直接,所以率先在医疗领域爆发出来。换言之,无论是陈仲伟医生之死,还是魏则西病患之死,它们都是在社会濒临全面失范乃至溃败下的“恰逢其时”,碰巧遇到了这么个时间点。此其四。

 事实上,正如中山医院杨震医生的比喻,医患纠纷好比是“糖尿病足”,糖尿病发展到晚期,患者常常在下肢出现溃疡或者坏疽,这被称为“糖尿病足”。如果仅仅是局部治疗,脚痛医脚,根本于事无补。糖尿病是全身性疾病,而中国社会现在出现的种种医患冲突,也是整个社会机体病入沉疴的反映。

  以此观之,医者无辜,病者无辜;甚至百度的无耻,莆田系的无良,都不是医生陈仲伟之死,病人魏则西之死以及由此所引发舆论热潮的根源。那头尸位素餐的大象盘踞着房间,控制着一切,牠除了不停地掠夺,似乎丝毫也担当不起治理社会的基本职责。宿迁律师网姜亚春律师

  友情链接  
宿迁律师网 江苏卫生监督 医疗事故网 宿迁人才网 宿迁房地产律师网 中国普法网 中国法院网 宿迁劳动律师网
宿迁交通事故律师网 宿迁刑事辩护律师网 医疗事故律师 宿迁房产网 宿迁离婚网 宿迁知识产权律师网 沭阳律师网 宿迁保险理赔律师网
深圳医疗纠纷网 法制网 武汉医疗 国家药监局 中国卫生部 农村合作医疗网 江苏卫生 宿迁律师网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